最新消息:

江湖算命秘术——《英耀篇·拿心赋》详解

知微见著 井底之蛙 233浏览 0评论

江湖有四大秘术:英耀篇、军马篇、扎飞篇、阿宝篇。

《英耀篇》是江湖术士不传之秘,达到了中国“揣摩术”心理学的巅峰,一针见血,入木三分!只要稍微懂点算命术的基本术语及原理,再将此《英耀篇》背得滚瓜烂熟,行走江湖为人算命消灾等,不愁搞不到银子,骗不到女色。若算命的真功夫差些,最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若算命术的功夫已炉火纯青,加上巧舌如簧,使政界要员、商场巨贾趋之若骛,就可一夜暴富,并能名满天下,长期屹立不倒,跻身“预测大师”之行列。

《英耀篇》并不是真正的周易“预测”,而是打着预测相命的招牌来行骗,套取人家钱财。当然,不少正统的命相师也有意无意在运用其中的一些“技巧”,一些人则根本不从提高预测技能作手,根基浮浅,也能“算”得很准,其实不是他算出来的,而是你自己无意中泄露了自己的底细,所以他们也能套住一些人乖乖将钞票奉上,对“大师”敬若神明。不少大字识不了几个的巫婆、神汉和那些粗知周易皮毛的家伙,居然能远近闻名,千百里外也有人开着小车去求算,于是被人越吹越神,除略有邪通者外,大多都在运用下面这套把戏。


入门先观来意,既开言切莫踌躇。

有人来算命,或者登门去给对方算命,自己先不要说话,要听对方讲,对方讲的越多,透露的信息就越多,你瞅准了时机,冷不丁地说一句,要击中要害,千万不能踌躇,不能模棱两可,否则对方就会认为你没水平!那么如何抓要害呢,就看下面这几句了。

天来问追欲追贵,追来问天为天忧。

“天”是指父亲,“追”是指儿子,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只要是父亲来给儿子算命,基本都是要问儿子是否会有出息,是否会富贵。父母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哪怕他就是个壁虎或野鸡。他既然问这些,言外之意就是现在儿子或女儿不上进,或者没有富贵的迹象,或者调皮捣蛋,你按这个路子断,肯定没错!后半句是说,凡是儿女来给父母算命,绝对是父亲或母亲身体不好了,要么有病了,要么要归西了,除此之外,儿女没有任何事情会想起父母!所以直接断他的父亲或母亲身体不好,肯定没问题!

八问七,喜者欲凭七贵,怨者实为七愁。

“八”是指妻子,“七”是指丈夫,意思是说,只要妻子来问丈夫的前途和运势,那么,如果这个女的是高兴着来的,喜形于色,就说明她老公最近可能要有官运或者财运,总之要有好事,但好事还没来到,或者刚刚有苗头,她前来问卜一下,那么你就可以直接断她老公有福有禄,要走大运了,甭管结果如何,当时她肯定笑得像个傻狍子,赏钱也会给很多!相反,如果这个女的是一脸忧郁地来的,那么肯定是她老公最近走霉运了,或者要丢官,或者要破财,或者要把她甩了,或者感情不和了,你往凶的方向断,肯定八九不离十!然后狠狠敲打她,告诉她如果不解灾,就会倒霉十年,还有性命之忧,此时,她会乖乖地把兜里的银元掏出来,你骗了她,她还给你磕头!

七问八,非八有事,必然子息艰难。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只要是老公来给老婆算命的,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怀疑老婆不忠,给他戴绿帽了;要么是老婆不下蛋,生不了孩子!除此之外,老公永远不会给老婆算命!

士子问前途,生孙为近古。

这里面也有两个黑话,“生孙”,是指商贾,有钱人;“近古”,近,是指活着,古,是指死了。

士子就是读书人,士子来了肯定是问前途如何,能不能高中,能不能做官,能不能光宗耀祖。大款来了呢,肯定是问自己能活多大岁数,或者问人生路上有没有大灾大坎,因为他有的是钱,什么都不缺,就怕活不长。这个心理抓住了,一切都好说了!

叠叠问此事,定然此事缺;频频问原因,其中定有因。

凡是反反复复总是问某件事的,那么这件事肯定是很不好,很不如意,很不完美;凡是总是揪住一个问题问起来没完的,那么这个问题就是她要询问的事情的起因,不是你算得准,是她透露的太多了!

一片真诚,百说慕名求教,此人乃是一哥,笑问看我贱相如何?此人若非火底就是畜生。砂砾丛中辨金石,衣冠队内别鱼龙。

还要善于区分下面两种人:如果脸上一片真诚之色,自己介绍说,是慕我之名前来求卜问卦者,这种人多数是信神信命信卦的“一哥”——即虔诚的问卜求卦者。如果满口浅笑,装模作样,故意说请问我的贱相如何,那么,这种人不是有钱有势的人,就是专门来向你挑衅、捣蛋、败坏你声誉的轻薄之徒。在前来算命的人群里,有富贵官宦之人装穷卖傻前来相命,以此考你;也有穷愁潦倒之人,冒充富贵之人前来试你;或者是不怀好意的同行,或者是看了两本命书自认为了不起的家伙别有用心的前来考核你,存心踢馆给你难堪。你一定要在砂砾丛中辨认出是金还是石,在一大群前来相命的人流中识别出是龙还是鱼。不然,就是闹出笑话,丢“周易预测学”的脸。

僧道从清高,不忘利欲。

真正的出家人是不会去算命的。那些道貌岸然的僧道如果前来问事,就是凡心不死的表现,不是问利,就是问欲。你以利欲许之,他必然大喜!

庙廊达士,志在山林。

“庙廊达士”是指做官人,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其实野心更大,利益心更强。仍以利欲许之,亦大喜!

初贵者志极高超,久困者志无远大。

刚刚发迹的显贵,考上或正在就读高校者,上党校学习者,或新官上任者,或投机倒把官商勾结而暴发者,他们得志便猖狂,欲望膨胀,飘飘然,器宇轩昂,趾高气扬。而那些屡试不第,穷困潦倒,生意蚀本之人,有才而不被重用者,因为长期压抑不得志,人穷志短,才不会志向远大,欲壑难填。

聪明之子家业常寒,百拙之夫财终不匮。

聪明的人想出人头地,却常常因为聪明反被聪明误,受到社会与同仁排挤,才能得不到重用,反而家境贫寒。笨拙之人,由于他们欲望不高,勤勤恳恳,反而不缺乏生活来源,日子过得自足有余。

眉精眼锐,白手兴家之人,碌碌无能,终生工水之辈。

那些眉目流露出自豪神情,看上去目光远大,精明能干,朴素而带有金银首饰的人,很可能是白手起家的老板。只的那些无能之辈,或不会阿谀奉承、钻营苟苟的家伙,只能当个贫穷的做工人。

破落户穷极不离鞋袜,初发家初起好炫金饰。

那些破落户的特征是:白嫩肉,精神憔悴,衣饰寒酸,仍然穿鞋套袜不打赤脚,现代社会或可能是衣着笔挺,行为做作,腰上皮带是破旧的,脖上领带是皱褶的,脚上皮鞋是破旧或没擦的,领口衬衫是花的,鼻上眼镜片是脏的,腕上的手表是廉价的。那些新发迹的富人特征是:尽管穿着平常如旧,但是喜欢炫耀自己新买来的金玉饰物,人一阔,脸就变,现代社会还有可能是手里捏个大哥大,动辄“喂喂喂”叫个不停,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有手机……不管何种表现,总之有意无意地“炫耀”是其特征。

神暗额光,不是孤孀亦弃妇,妖婆媚笑,倘非花底定宠姬。

神色黯然,面容愁闷但额头光滑细腻,衣饰华丽的,不是富人的遗孀,就是被抛弃的贵妇,或者不被官员和富商宠幸的情妇。妖冶、放荡、打扮得花枝招展,言笑风骚的,不是红粉妓女,就是官员富商的宠妾、情妇。

满口好对好,久居高位,连声是是是,出身卑微。

面带笑容,而心神不定,家有祸争。

招子闪烁,而故作安祥,祸发自身。

眼神恍惚不定,言语吞吞吐吐,精神不集中,内心惊慌而又故作镇定,则肯定是他自身干下的恶行东窗事发了。

好勇斗狠,多遭横祸。怯懦无能,常受人欺。志大才疏,终生咄咄空抱恨。才偏性执,不遭大祸亦奇穷。

治世重文学之臣,乱世发草莽英雄。

如果处于太平盛世,社会稳定繁荣,那么饱学之士或有专业技术之人会得到重用,算卦时须认定这种人是前途远大的。如果处于乱世,则出草莽英雄的居多,暴发户或敛不义之财的居多,比如现在改革开放,大字不识两个的社会流氓,劳改犯等等一个个成了企业家,董事长,黑社会老大等,吾见过有 “街娃” 起家者,有扒手起家者,有摆凉粉摊起家才者,有走私起家者,有办厂生产伪劣产品起家者,有贩卖假烟起家者…… 

通商大邑竞工商,穷乡僻壤争林田。

如果是商业发达的大城市,其争执纠纷多半是为工商之事而发,如果是在穷乡僻壤发生纷争,多半是为了争夺林田。

急打慢千,轻敲响卖,隆卖齐施,敲打审千并用,十千九响,十隆十成,敲其天,而推其比,审其一而知其三,一敲即应,不妨打蛇随棍上,再敲不吐,何仿拨草寻蛇,先千后隆,无往不利,有千无隆,帝寿之材,故曰无千不响,无隆不成,学者可执其端,而理其绪,举一隅而知三隅,随机应变,鬼神莫测,分寸己定,任意纵横,慎重传人,不出帝寿,斯篇玩熟,定教四海扬名。

这一段,讲的是看相算命的诡诈骗术,是全篇的核心部分,也是相士们认为最重要的 “秘诀”。它是看相算命过程中的骗术的理论概括。按照“审、敲、打、千、隆、卖” 六个字办,相士不仅可以设法掌握被相命者的底细隐私、心理状态,而且可以骗得对方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悦诚服地投入你设下的罗网和陷阱。其招数实在是高深莫测,妙不可言。

“急打慢千”是相命时的基本要领,就是说给人算命时,必须瞅准时机,突然发问,击中要害,陷对方于猝不及防的境地,使对方在仓促时间忘记来时的戒备心理而透露出真情实况。所谓 “急打”,要有突发性,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使其无暇自顾,从而瓦解他的心理防线,如此,不愁他不从实招来。所谓“慢千”,就是在获悉对方的“情报” 后,要运用恐吓的手段,再给对方以强烈的刺激,使他惊诧、惧怕,担心有大祸临头之感。这样,他自然会求教于你,向你讨教消灾避祸的法术。算命中,对方的担心和忧虑是最好的诱饵,有了这种意思,你就可以牵着他的鼻子悠哉悠哉了。为什么 “千” 要慢呢?因为你要组织有条理有递进感的一套“军马”(即语言),来打击对方,语调必须做到平稳而有力,切忌急躁和语无伦次,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慢慢吐出,威严,阴森可怖,掷地有声,震慑对方的意志,粉碎他的抵抗。

“轻敲而响卖”,就是说,在套取对方的情况时,要采取旁敲侧击的手法,不能直敲直槌,敲错地方。一敲就要敲到与对方心事有关联之处,起到敲山震虎的功效,使 “虎” 叫啸起来,自我暴露隐藏在深处的目标。“响卖”就是经 “敲” 又揣摩到对方的底细线索后,顺藤摸瓜,以肯定的语气把底牌亮出来,端出已见,使对方大为惊异并且深深地佩服你的高明。所谓 “响”,就是一经探明路数,就要毫不犹豫,果断地出击直点对方的“穴位”,牢牢地抓住对方,在对方心中树立你的信念和权威感,由此,你可以左右逢源,条条道路通罗马了。“卖”,也是一种打击,是更深一层的刺激。然而,仅仅有打击和刺激,是不行的,还必须配之以“隆”,就是奉承恭维,夸赞和鼓励,给对方以希望,使他相信时来运转可以消为避祸之说,一切不幸均可化解;使他相信厄运之下,他仍是富贵命,幸运将降福于他。这一点很要紧,一个直到算命终场仍然一脸沮丧的人是不肯把更多的钱交给相命先生的。所以“卖” 和“隆”要结合起来加以实施,单有卖,会把对方吓跑。你越是给他看到吉祥如意之光环,他越会乖乖地听你的 “调遣”。算命结束,两者皆大欢喜,如若结局不是如此,那就失败了。同样道理,“敲打”、“审千” 也必须并用不悖,缺一不可。这样自会“十千九响,十隆九成”。

“审、敲、打、千、隆、卖” 六个字怎样并用实施呢?就是秘本所述的:“敲其大而推其比(兄弟),审(察颜观色,审时度势)其一而知其三。敲即应,不妨打蛇随棍上,再敲不吐,何妨拨草以寻蛇。” 接着,它总结道:“先千后隆,无往不利;有千无隆,帝寿(愚蠢)之材。故曰:无千不响,无隆不成”。最后它强调指出 “学者可执其端而理其绪,学一隅而知三隅(即融汇贯通,举一反三),随机应变,鬼神莫测,分寸已定,任意纵横。”

把求问者的各种情况都敲清了,又经过 “响卖”,这时候就可以“落千” 了。“千”,其意不光指 “恐吓”,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击中对方的要害,抨击其最铭心刻骨之事。如指出他的不幸遭遇,是“千”,抨击世态炎凉,社会的不公,亲戚朋友的背离抛弃,也是“千”。“千” 之后要 “隆”,要抚慰他,要给他描绘未来。这种预言式、希望式的隆,是给对方一种心理暗示,给予其精神力量。无千就不会有好效果,因为“千” 多半是说明和非难过去,“千”得准会使对方依赖你,那么你对未来的 “隆” 他也就不怀疑了。这就是 “无千不响,无隆不成” 的道理所在。

“审、敲、打、千、隆、卖”要兼施并用,这实质上是一套高级的算卦骗术。具体怎么运用?江湖术士心中有数,他们或者 “千、隆、卖” 齐施,或者 “敲、打” 与“审、千”结合,或者 “审、千” 与“隆、卖”结合,或者只使用其中的某一字,或者六个字一齐运用。总之是灵活的,视求卦者的具体情况而决定方略法术。


《英耀赋》全文:

入门先观来意,出言先要拿心。先千后隆,乃兵家之妙法。轻敲响卖,是江湖之秘宗。有问不可迟答,无言切勿先声。谈男命,先千后隆,谈女命,先隆后千。人人后运好,个个子孙贤。三五成群,须防有假。嘻呵成,必定无心。来意殷勤,前运必非好景。言词高傲,近来必定佳途。

言不可多,言多必败。千不可极,千极必隆。父年高而母年细,定必偏生庶出。己年细妻年高,当然苟合私逃。子年与妻年仿佛,非填房定偏室坐正。父年与己年相等,不是过继定螟蛉。老年问子,虽多亦寡,忧愁可断。少年问子,虽有亦女,立即分清。早娶妻之人,父业可卜。迟立室者,祖业凋零。当家早,父必先丧。当家迟,父命延长。少年问亲娘,有病在牙床。老父问娇儿,定必子孙稀。

来意神清,定必无心谈事。出言心乱,定当有意问灾凶。少年过于奢华,其人必然浪子。老人过于朴实,此辈定是愚人。年嫩志诚,千金可托之肖子。老来白霍,万事无成之鄙夫。男儿问娼女,此乃终日谈烟花之俗子。妇人问翁姑,其人固念病体忧愁之贤女。男人身配独锁匙,未断有室。妇人襟头常带乳,不是无儿。

气滞神枯,斯人现困境,谋事十谋九凶。色润声高,此子近处吉祥,十成九就。入门两目流连,必多心而无专一。身摇浪定,定小相而带轻浮。衣服朴而洁,铜匙坠带,生意场中之能人,可卜权衡早创。履华而整,银圆满袋,游乐场上之浪子,当决家业将倾。田园近有,定卜先贫而后富。家业变尽,必然先富后贫。

少年赞他寿长,老人许加福泽。恶人勿言恶,只许傍借而此,隆千齐下。善人当言善,反正而说福寿同施。中年发业兴家,此人善营善作。老来一筹莫展,是老失运失时。远客异方,祖宗每多富贵。近营内地,可断兄弟贫穷。

小人宜以正直义气隆他,万无一失。君子当以诚谨俭让临之,百次皆同。得英切勿尽吐,该防真里有假。失英最忌即兜,留心实内藏虚。见水切宜用意,不可露轻视鄙贱之心。过火理当谨慎,最好看定方向开言。刚柔并用,拷夹齐施,有千有隆。携琴祖宗有隆有千,火响连天。坐立顶正大,言语要庄严,军马不可尽出,声气定要相连。淡定吞吐,得意不宜再往。言词锋利、失之不可复言。声响视正君子相,目横语乱小人形。

男女同来,分清老少亲戚方可断。单身再问,审定方向形势始能言。寡妇询去留,定思重配。老媪多叹息,受屈难言。病询自身,虽佑亦宜慢泄。老询寿元,未可即断死亡。有子而寡,宜劝守节,将来必有好景。无儿问去,当要著其别栖为高。

此乃看其人之年岁为立言。童儿身上,反复追寻,前儿难养。老大问自身,查寿元,现有病符。瞻前顾后,必当高声唱问,以定其身。拉衣牵裙,定要暗里藏讥,以求其实。

十六七之少女问男,春情己动,异性亦然。五六十之老翁问女,冬雪既降,同偶何嫌。因人情而谈世故,忖心理以顺开言。俏遇硬鼻高头,千中带夹。

不受则隆。隆而吐则可,不吐连消带打,高声呼喝。千他古运将来,使其惊心动魄,言语要真诚。若逢低首浅笑,隆中带打,不声则千。千而吐则可,不吐要逐路微拷。低语讲话,隆其苦尽甘来,使其扬眉喜气,言语要温柔。

男子入门,志气轩昂,袒胸露臂,高谈雄辩,非军政之徒定是捞家之辈。每要留心讲解,恐失言以招灾。女子进来,言柔步淡,低头羞答,非闺秀之人,定名门之女,为势必听。我军马须从容,旁敲侧引。视同来而眨眼,恐非有意寻求。对自己作疏言,未必无心试探。非得真英,不可落军马。须防马失前蹄。

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坐立必要端方。军马出须坚定,切忌浮言乱言,又忌俗语虚言。先用人品涤荡一番,英耀未到,军马单刀直入,自然马到功成。

但论叩经叩策之法,如官府升堂审案,必要寻根寻鸿。一层一层,至紧深究根底。祸福此法,如入大座高楼,由浅入深,由轻至重。大概论之。至紧问自身日后,次开谋望新花,次家宅占病,亦宜挨入自身可决。

断自身之法,人生品行,一世好运丑运,可为议论。亦要在自身入脉,可能知得内里因由。大约之法,如行兵调将,务要随机应变,仔细留心,不能一概而论。真乃变化无穷也。

古人云,出人头地,须用苦心。工夫后学必要常常念熟,自有进步。书云,学而不思则妄,思而不学则怠。凡间更新守旧,必定夹定男女。

若男问必生意打工求财。若女问恐入八复飞。必要一一夹清。见生意,启军马,必须镇定。

贪者必贪,君子引为大戒,佛门亦为五戒之首,故做阿宝者的罪过,咎不在相而在一。

贪官者,民贼也,好商者,民橐也,豪强者,民之虎狼也,其或以知欺愚,恃强凌弱,欺人孤寡,谋人财产,此皆不义之财也,不义之财理无久享,不报自身,亦报儿孙,不义之财,人人皆得而取之,故曰做阿宝者,非千也,愿天之罚而已。

凡做阿宝,博观而取之,慎始更慎终,未算其利,先防其弊,未置梗媒,先放生媒,故善为相者,取之不竭其力,不伤其根,上顺天理,下怏人心,并使之有所畏怯而不敢言。不善相者,竭一之力,伤之一内,取非不义之财,上违天理,下招人怨,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

凡一皆可札飞也,君子敬鬼神而远之,小人畏神鬼而陷之,或求妻财子禄,或畏疾病灾祸,非有所惧,即有所求,察其所惧,观其所求,而善用军马,则一无不唯命是从,故曰:“我求他,不能他求我。”

札飞之术,贵在多方,幻其真耶,神化莫测,小验然后大响,众信而后大成,鬼神无凭,唯人是依。一犬吠形,百犬吠声,众口烁金,曾参杀人,虽明智之士齐所疑惑,何况一哉。善为相者,莫不善用甲媒,故曰:“无媒不响,无媒不成。”

部分“切口”释义:

一称流、二称月、三称汪、四称则、五称中、六称神、七称星、八称张、九称厓、十称足、百称尺、千称丈、万称方、元称皮锦、毫称星、金子称黄。

人物:父称天、母称地、兄弟姊妹称比、夫称七、妻称八、儿子称追、男人称七路、女人称星枝、和尚或道士称老念、房东称琴头、商贾称子孙、官使吏称拖尾、密探称蜂仔、顾客称一哥、暴发户称发家、娼妓称花底。

形容:眼睛称招子、蠢材或笨蛋称帝寿、死称瓜、相貌或仪表称个头、敬服或尊敬称压一、生命称丙、助手称煤、海报称招单、专敲富贵人家称火档、秘辛称海底。

外事:看相称班目或当相、占卦称叩经、算命称问丙、拜神称扎飞、有钱称火、穷困称水、倒霉称古、生意称生路、患病称古烁、遇蠢称帝、捞倒霉称寿、没生意或不发市称拜万寿、捣毁生意摊称忿档、叛徒或仇敌罪称蜂仔罪、有收入时称捞到世界、诈骗称做阿宝、退出江湖称收山、骗财又骗色称拆白、如以色骗财称女拆白或放白鸽、诱拐称拐子、调查清楚称博观、开码头称响档地、骗富翁称做生菩萨、好的现现称响档、出师看相称出来当相、口诀称盘道,即查问身份之意,诱人入壳而受骗称兴生路、自杀或发疯称瓜了、放弃码头称撤档、搬家称搬文件地、语言称军马、不过份贪婪称约取、骗取到手称做了世界、引诱称梗媒、逃遁称散水、不露面的助手称生煤、生意称生路、去私货称水蟹。

转载请注明:井蛙观天 » 江湖算命秘术——《英耀篇·拿心赋》详解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