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原来春节也是洋节

开拓视野 井底之蛙 50浏览 0评论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王安石

龙年初一,聊聊春节的来历。

想了解春节,首先要了解一下农历(阴历)的来历。

说到历法 我们中国民间的说法历来是很混乱的,比如人们常说的阴历其实最早是按照月亮的周期变化而设计的一套历法。

按照月亮周期计算的阴历一年只有354天,于是只能通过设置闰月来给它修正误差,非常粗糙。

除了阴历之外就是阳历,也就是以地球围绕着太阳的公转周期为基础设定的一套历法。

相比而言阳历比阴历要准确多,但依然存在一些细小的误差,所以阳历也设计了一个闰年为366天,每四年一闰。

对古人而言,显然阴历的影响力更大,因为观察月亮比观察太阳的运转简单多了。

由于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是个农耕社会,整个农业生产都需要按照农时而运转,一部准确的历法对农耕社会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因此中国古代对天文历法特别重视。

所以,尽管我们已经上千年没用阴历了  但它仍然成为了我们中国人的一个民族记忆。

最早中国采用的其实是阴阳历,把阴历和阳历结合到一块进行使用,这在当时确实是一个比较先进的做法。

直到12世纪以前 中国的天文学水平一直还是处在世界的前列。

到了元朝,由于阴阳历多年没有经过官方主持修订,几百年下来累计的误差已经使这个历法变得非常糟糕,无法指导当时的农业生产。

于是当时的顶尖科学家郭守敬将中国的传统历法大统历和伊斯兰的回回历进行结合制定成一个全新历法——授时历。

但其实严格来说,中国使用授时历就是阿拉伯人的历法。

不但如此,元、明两朝的朝司天监(明朝改为钦天监)甚至还聘请了很多阿拉伯人来专门修订历法。

明朝灭了元朝定都南京之后,朱元璋特别把这些阿拉伯人中的天文学家例如黑的儿、阿都刺、郑阿里等人专门请到了南京

等到明成祖朱棣造反成功上位以后又把首都搬回到了北京,结果这大批阿拉伯人又连忙搬到北京去赴任。

像什么五星凌犯、日月交食等奇特的天文现象都是回回历中所独有的,而且每次都能神奇的应验,所以回回历在元、明代一直占据着崇高的官方地位。

随着这些阿拉伯人的逐渐凋零,明朝又开始在西域广泛招募天文学家例如著名的马德鲁丁、伍儒等人。

对这些专门请来的天文学家,大明朝廷不但授予官职,还要提供住房以及永久免除徭役等一系列的特殊人材优待政策。

洪武二年,马德鲁丁带着他的两个儿子马沙亦黑 、马哈麻来到了南京之后,都被任命担任钦天监的职务。

其中马沙亦黑和马哈麻同时还被授予了回回大师的称号,特别是马沙亦黑在天文历法方面贡献非常之多,甚至被朱元璋当时钦赐四个大字—— “不朽智人” 。

另外还有一位来自中亚撒马尔罕的人,他的汉文的名字叫伍儒。

他也是洪武二年来到了中国并被授为钦天监刻漏科的负责人。

他担任这个职务超过了50年,史书记载, “历五世皆世其官”。

也就是说从这位伍儒之后的五辈后人都世袭了这个官职,他们这一家子就定居在南京净觉清真寺的旁边。

据史书记载,朱元璋曾经感叹道:

西域推测天象最精,其五星纬度又为中国所无。

到了这时中国的天文历法就已经完全阿拉伯化了。

到了14世纪西方文艺复兴之后,阿拉伯人的天文学水平逐渐就被西方的天文学水平所赶超,来自西方的传教士们也逐渐走上了中国历史的舞台。

1610年,由于钦天监预测天象连续出现错误,大明朝廷就决定要调那些懂西洋历法的人来参与修订历法的工作。

1629年6月21号,发生了日全食。可是钦天监完全没有推算出来。

要知道日食在那个年代可是天大的事,关系到皇帝本人的命运。这么大的事你都没算出来,那前程基本就算是毁了。

结果就在这时候,另一个历史性的人物就出现了——徐光启。

当时担任礼部侍郎的徐光启依据西方的历法对本次日全食提前做出了正确的预报。

徐光启和当时的天主教传教士利玛窦是好朋友,而且他当时已经皈依了天主教。

因为这次重大事件,崇祯皇帝就批准了徐光启以西洋历重修历法的请求,当时主持办这件大事的人就是著名的传教士汤若望。

很多人不知道汤若望其实是德国科隆人,他在中国生活了47年,横跨了明清两朝。

汤若望刚把新的历法搞出来还没来得及颁行大明朝就亡了,等到1644年清兵入关,汤若望一看没办法,只好把这个历法历书献给了清廷。

一上来他就在大清朝廷君臣面前露了一手,准确地算出了在1644年农历的八月初一这一天会发生日食,并且他还神奇地给出了日食初复的时刻。

就在日食当天,朝廷命人进行验证,以前的大统历和后来的回回历都分别差了二刻甚至四刻,而汤若望推算的时辰则是分厘不差。

这一下可就不得了,汤若望立刻得到了摄政王多尔衮、顺治皇帝和孝庄皇太后的赏识和重用。

顺治皇帝还把汤若望制定新历书赐名“时宪历”,从此西洋历法就正式取代了阿拉伯历法一直沿用到了今天。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过的春节是基于“时宪历”,乃是不折不扣的洋节。

汤若望本人也因此得到了朝廷的信赖,被封为钦天监正。到了1658年,顺治对他加一品封典。

年幼的顺治,对这个比他长53岁的西洋老爷爷亲切的称为“玛法”,在满语中就是可敬的老爷爷的意思。

等到顺治亲政以后,还连续加封汤若望为太仆寺卿、太常寺卿、通政使等职务,并赐其“通玄教师”的尊号,相当于国师的地位。

但当时的那些官员及士子们对洋人汤若望并不服气,尽管他们推崇的回回历也是来自另一拨洋人。

当时有一位大学者名字叫杨光先,他对西洋知识表示强烈的怀疑,特别是对天主教表现出强烈的反感。

他屡次上书说这个汤若望等人:

“妄言惑众,意图谋反。”必须要将这些天主教信徒 “人其人、火其书、庐其居。”
什么意思呢?就是要彻底改造这帮人,烧了他们的书,将他们聚会那个场所全部都给推平了。

这位老哥当时说的这一句话,今天听起来特别的耳熟。

杨光先当时讲的原话是 “宁可使中夏无好历法,也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

因为这个杨光先名满天下,引起了天下的士大夫及读书人纷纷响应。

幸好汤若望当时在顺治皇帝的庇护之下,暂时还没有受到强烈的冲击。

等到顺治帝驾崩康熙帝即位后,这位杨光先又来劲了。

他上书攻击汤若望等人说那个西洋理论非常的荒谬,此外他还特别指出:前面死的董鄂妃和后来驾崩的顺治帝,死因都是这个汤若望的错。

因为董鄂妃的小儿子荣亲王夭折后,董鄂妃天天以泪洗面郁郁寡欢最终一病不起。顺治帝因为心疼这媳妇,最后也死了。

这两个悲剧的根本原因是荣亲王当时选择的出殡的日期和墓地的方向埋方向都不吉利,结果犯了杀忌 最后导致董鄂妃和顺治的死亡。

选择出殡日期这些刚好都是钦天监的责任,所以说汤若望等人罪同弑君。

1665年 康熙当时他就是11岁,掌权的是辅政大臣鳌拜。

鳌拜本来就不满那个顺治帝当时喜欢和尚传教士这种把戏,现在正好利用这个杨光先的言论,于是那就审判定验。

除了汤若望、南怀仁之外,还有意大利传教士利类思、葡萄牙传教士安文思共四人抓起来以后,一共过了12堂。

当时可怜的汤若望已经73岁了,甚至还因中风无法说话,只能由南怀仁等人来代答。

最后汤若望被判凌迟处死,其他的三个传教士被判革职充军,这场审判史称“康熙历狱”。

然而就在此时,接二连三出现了异象。

先是出现了天现彗星(扫帚星),这在古人看来这可是极大的不祥之兆。

接着北京又爆发了地震,接着皇宫也莫名其妙遭了回禄之灾(火灾)。

于是在顺治的母亲孝庄太后的干预之下,汤若望等四人才得以释放。

不过鳌拜也因此指定杨光先取代汤若望,要他去担任钦天监副(国家天文台副台长)。

可是这个杨光先根本不懂历法,自知当不了这个官一个劲地请辞。

结果朝廷就驳斥他,你不说的挺有道理的吗?不许。

非但不许,还让他官升一级去做了钦天监的监正。

到了这一步,杨光先只好硬着头皮找来了他的同党吴明煊为监副,两人全盘改回了明朝初期的回回历。

结果可想而知,用惯了“时宪历”再用“回回历”,臣妾们确实做不到啊。

此时康熙帝就已经15岁,已经拿下鳌拜亲政。

于是康熙就让杨光先、吴明烜与西洋人搞一场辩论,此时汤若望已经去世两年多了。

西洋派的代表就是汤若望的学生——南怀仁。

1668年12月27号大辩论开始,一辨就辨了三天,也没辨出个结果

要知道我们中国人的嘴炮功夫那可是天下无敌,西洋人被弄得头晕眼花,哪能是对手呢?

南怀仁实在是说不过这二位,当时就向康熙皇帝建议,咱们能不能用验测日影的方法来判断孰是孰非呢?

康熙也觉得有理,就予以批准并亲自参加了测试。

1669年的大年初一,在紫禁城的午门门口,满朝文武齐聚一堂上演了一场众人瞩目的生死对决。

实际上,这是一场阿拉伯历对西洋历的对决,它们要分个高低。

结果史书记载南怀仁的测验结果:

与伊所指仪器,逐款皆符。

每条都对得上,人家说到做到。要不怎么说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呢。

为了不冤枉一个好人,康熙又给了杨光先、吴明烜两人一次机会,下令咱们再比一次 比赛谁能准确地算出立春和雨水。

结果和上次一样 南怀仁的是准确无误 这边的老杨和老吴两个人 再次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到了这一步可就彻底没话说了,康熙正式宣布国家再度使用西洋历也就是《时宪历》为天下正式的历法,一直沿用至今。

很多人到今天还在执着 过生日的时候我一定要过农历的那个生日,因为那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东西,实际上你无论过农历还是公历都是西洋货。

就连我们今天在2024年2月10日过的大年初一,也是汤若望他们几个洋人在几百年就计算好了定下来的。

说完农历 我们再说说春节的来历。

说到中国人过年这点事,到今天已经有四五千年的历史。

但是把过年称为春节 这个时间并不算长,也就一百年出头吧。

因为中国古代只有农历,所以元旦就是大年初一。

直到民国初期孙中山先生担任临时大总统时,他宣布采用民国纪年,也就是要和国际接轨使用公历纪年,从那时起元旦才被确定为公历的1月1号。

可是当时人们那已经习惯用那个农历来纪年了,所以当时有很多人对孙先生的做法很不以为然,认为他西化太激进。

等到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果实上位之后,他找到了一种双方都不得罪的办法。

就是批准采用公历和农历两种纪年方法,来个双轨制。

政府部门采用公历,民间继续使用农历安排农时从事农业生产,没毛病。

从1914年开始这两个历法同行的双轨制正式实施,但问题来了。

以前的农历正月初一叫元旦,可是现在改成了公历的1月1号,那我们这大年初一叫什么呢?

袁世凯就找下边要主意,这时政府内务总长朱启钤他提了个建议:

我国旧俗,每年四时令节。即应明文规定,拟请定阴历元旦为春节,端午为夏节,中秋为秋节,冬至为冬节。每逢此四日,凡我国民都得休息,在公人员亦准假一日。

袁世凯一看这报告觉得挺好,但是考虑到那当时国家刚刚开始复兴,而且四节都是以汉人文化为主,于当时“汉满蒙藏回”五族共和的大基调不符,于是他就只批了一个春节,其他夏秋冬三节咱们以后慢慢再说。

没想到这事它就给耽误了,除了春节被固定下来外,其余三节再也无人提起。

因此,从1914年到现在,中国人过春节的习俗满打满算只有110年的时间。

最后再来个小贴士,作为本文的结尾。

当年明朝皇帝问徐光启,为什么华夏五千年这么多先贤和宗教不信,偏偏要信奉外来的洋教?

徐光启答说,因为天主教提出的“爱仇人”、“照顾最小的弟兄”等思想,不可能来自人,一定是来自真神。

所以,每当我看到有人争论Chinese New Year还是Lunar New year的话题时,都会觉得很无聊。

因为我们现在过的春节本身就是中西方文化融合的产物,并不是有些人想象中那种流传了几千年的传统。

转载请注明:井蛙观天 » 原来春节也是洋节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